库玛酱

天呐,这篇文要是有人喜欢我明天更画(认真脸):-I
天使语音+法鸡喷漆的一个小脑洞
ooc注意!
暂时没有车╭(╯ε╰)╮
祝 狗年旺旺!双飞快去结婚吧(ง •̀_•́)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

    “法芮尔·艾玛莉,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?”   
     “……我想想,似乎没什么了,我想见我母亲,想见见安吉拉。当然,我想,我总会见到她们的……所以我没有什么愿望了。”

    法芮尔似乎陷入了一个长长的梦境,有几次她梦到自己要死了,结果总有人把她从鬼门关拉回来。那个人有着一汪泉水一样温柔漂亮的眼睛,还有着和眼睛很相称的温柔的金发……
    “法芮尔,醒醒……该上场了。”
    不对,她的声音不是这样的,她的声音应该更清凉更好听才对……这不是她,这是谁在叫我?
    法芮尔一下子的从梦中清醒。“我的天呐,我怎么睡着了……”她就着额角的汗珠,用毛巾抹了一把脸。
    “嘿,队长,齐格勒是谁?”扎着脏辫的女孩笑嘻嘻的问。
    法芮尔突然严肃起来,“该上场了,”她对那女孩说,“注意配合。”
   女孩怏怏的撅了下嘴,没再追问下去,转身走进球场。
    这是最后一场比赛,法芮尔带的队一直都没什么很强劲的对手,这次也一样 。队员们大多都很放松,似乎是势在必得。
    即使这样也不能轻敌,法芮尔心说,自己不该在中场休息的时候打盹。她机械的走着,头发高高束起,欢呼声就在耳畔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她却听的不太清,她站好队形,像一只猎豹一样等待着裁判把球抛向半空。
     中场休息时的那个梦仍然清晰,梦里她对着前方一直喋喋不休的说话,但是前面什么都没有,没有人没有动物也没有花花草草。她想不起自己在说些什么,她只记得有个女人,她叫她齐格勒,她对着空气说我想要见你。
     齐格勒。这个人是谁?
     球传到法芮尔手里,很好,这下可以投个三分,再三分她们就没法拉回比分了。法芮尔瞟了眼篮筐,接着保持半蹲的姿势往后退了退。这样虽然很冒险,但队员们似乎不慌不忙,相反敌人却开始紧张了起来。
     短短几秒钟,法芮尔完成了近乎完美的接球,预判,投篮。三分,球进了。
     她们胜利了,观众们爆发出一阵欢呼。法芮尔像是突然被抽光了精力,坐在椅子上大口喝水。她无法掩饰自己的疲惫,哪怕不断有熟人上前来祝贺她也只是揶揄了几句,为了这场比赛法芮尔不眠不休了整整一个礼拜。天知道她这次带的队员之前有多么业余。
    “法芮尔,你是我们的英雄!老天,你都不知道你最后的三分投的多漂亮!……”教练还在说个不停,法芮尔的思绪却已经远离了球场。
    场外的凉风吹来,吹干了额头上的汗,她觉得有点冷。夜空中没有星星,像是在空旷的房间吹熄了蜡烛,那么寂寞又冷清。
     人群朝外涌,门口的车辆渐渐多了起来,路灯下的人们拥挤在一起,她们欢快的谈论这这场比赛,还有出尽风头的队长。那个带她们在短短一周内反缴对面的法芮尔队长,几乎被吹捧为全市球坛的救星。
     “啊!”法芮尔正打算避一避人群往小路走的时候,突然被人撞了一下。“对不起。”俩人几乎异口同声。
    “太抱歉了,我没想到你也往这边走。”那人扶了一下眼镜从地上站起来,看了法芮尔一眼,然后慌忙的低下头,打算转身离开。
     “啊,是我一直在发呆。你还好吗?”法芮尔刚爬起来慌忙解释,但还没有等来回答,却看到一个高挑的身影背对着她往反方向走。
      看来你不需要我解释。她在心里笑了笑。
      昏暗的灯光下,她望着那个身影发了会呆。她似乎也是齐肩的金发哎……好熟悉。等等,这个人……
      “等等!”法芮尔的心脏突然开始不听话的跳动起来,像孩童得到新玩具一样兴奋。她用尽力气追赶那个身影,这种感觉比她在球场上要更甚,她甚至觉得这次机会,失掉了她也许会后悔一辈子。
    最终她追上来了。“等等……你是……我好像……认得你……?”她大口喘着气,把女人死死的抵在墙上。
    “老……师?”法芮尔就着黑暗仔细看她的脸,额角的汗珠滴落下来,接着她眯起眼睛,“还是说……齐格勒?”
    女人本来欲挣脱的身体突然僵硬了一下,隔了几秒然后一把把法芮尔拥入怀中。
    “喂,等下,这是干嘛……你到底是谁……?”她的声音渐渐的被女人断断续续的呜咽给压了回去,她不再说话,只是回抱着抽搐的身体,轻轻拍打她的肩头。
    法芮尔闻到一股香味,带点甜甜的柑橘味。好香啊,也好温暖,好熟悉。
    “你是齐格勒吧,告诉我你是谁,或者……我是谁?”法芮尔说。这个香味她再熟悉不过了,这种让她为之沉迷的味道,只会来自一个人。而她却迷失了很久很久。
    齐格勒放开她,把眼镜拿了下来,擦了擦眼泪。但她的眼泪还是抑制不住的涌出来,她干脆放任它流了。“法芮尔,法芮尔,自从我找到你,就一直渴望你能想起来,但这是我自私的想法,我知道这是不对的。可我想你,大家都很想你……你叫法芮尔·艾玛莉,你不是没有家没有父母的人,那些身份证明都是骗你的,你的母亲安娜还活着……对不起,我们骗了你……都是我的错……”
    法芮尔不知道如何回答她,她不用姓已经很多年了,也没人会问起,因为他们都知道她是个孤儿。“艾玛莉?”她问。
     齐格勒穿的毛衣已经被她自己挣扎的乱七八糟了,她站起来理了理。“这是对大家最安全的做法。守望先锋被通缉后,为了让大家活下来我才采用了冷冻睡眠,改动了你们的记忆。你们只有融入正常社会才能生存下去……对不起法芮尔。”
      “所以这一切都是假的?”法芮尔有些恼火,她没法相信,守望先锋,这个传说中的组织竟然真的存在,自己竟然还是成员之一。但她又时常醒来以为自己在军营或者执行任务,这让她很矛盾。
      “不全是,法芮尔,听我说。你是英雄,无论你在哪你都是英雄,我一直在你身边,你永远都不是孤身一人。”她捧起法芮尔的脸,把额头贴在她额头上。她的眼睛真的像梦里一样,温柔漂亮,像湖水一样仿佛要把法芮尔整个人包围。
     “所以你一直在看着我?老师?”法芮尔笑了起来,眼角晶莹。
     “对啊,毕竟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呢。我爱你,法芮尔。”齐格勒说罢轻轻的吻住法芮尔的嘴唇。
    法芮尔也回吻回去,“天使……安吉拉,博士……”她用两只手捧住齐格勒的头,尽情填满自己内心的无底洞。
    但这个吻只持续了五分钟。“法……法芮尔,等等,我们该回去了。”齐格勒别过头,一边喘气一边说。她脸色绯红,要不是天色太暗估计她要羞到地缝里去。
      “嗯嗯………回去吧。”法芮尔把眼前的人同她的天使姐姐联系起来,越发觉得她可爱。
     齐格勒牵过法芮尔的手,顺手把披肩披到她身上。
    法芮尔没有推辞,这也是她第一次没有拒绝别人的好意。
     “嗯……小美说她们老家过春节了,一起去吧……莉娜跟安娜她们也来看了你的比赛,她都要兴奋死了,一直说个不停,你可能需要给她签个名什么的……安娜比以前更体贴了,话也多了很多,还会开莉娜的玩笑……温斯顿他们去了南极科考,听说能看见极光……”齐格勒一直在喋喋不休的说着。法芮尔终于明白过来,梦里那个一直在说话的自己到底在想什么。
      但是现在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她有了想要许的愿望。
      迎着风法芮尔把两人的手又攥的紧了一点,加快了脚步。
 

 
 

 

 

评论(8)

热度(44)